国际原油定价方法

 国标柴油,国际原油定价方法,浦然石油,国际原油市场定价,都是以世界各主要产油区的标准油为基准。比如在纽约期交所,其原油期货就是以美国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WEST TEXAS INTERMEDIUM)”为基准油,所有在美国生产或销往美国的原油,在计价时都以轻质低硫的WTI作为基准油。因为美国这个超级原油买家的实力,加上纽约期交所本身的影响力,以WTI为基准油的原油期货交易,就成为全球商品期货品种中成交量的龙头。通常来看,该原油期货合约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及很高的价格透明度,是世界原油市场上的三大基准价格之一,公众和媒体平时谈到油价突破多少美元时,主要就是指这一价格。
    然而,世界原油三分之二以上的交易量,却不是以WTI、而是以同样轻质低硫的北海布伦特(Brent)原油为基准油作价。1988年6月23日,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推出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包括西北欧、北海、地中海、非洲以及也门等国家和地区,均以此为基准,由于这一期货合约满足了石油工业的需求,被认为是“高度灵活的规避风险及进行交易的工具”,也跻身于国际原油价格的三大基准。
    伦敦因此成为三大国际原油期货交易中心之一。布伦特原油期货及现货市场所构成的布伦特原油定价体系,最多时竟涵盖了世界原油交易量的80%,即使在纽约原油价格日益重要的今天,全球仍有约65%的原油交易量,是以北海布伦特原油为基准油作价。
    布伦特原油和WTI在品质和价格上均非常接近,近10年来的原油价格统计表明,二者涨跌同步,前者通常比后者低5%左右。比如1998年布伦特原油价格13.43美元,纽约WTI是14.53美元;2004年两者分别涨至38.29美元和41.60美元。
    中东各大产油国生产的或从中东销售往亚洲的原油,其作价的基准油,既不是纽约的WTI,也非伦敦的布伦特原油,而是阿联酋的高硫“迪拜(Dubai)”原油。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欧佩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油价,它往往可以反映亚洲对原油的需求状况。其现货主要在新加坡和东京交易,期货交易量则很小。
    通常,迪拜原油会比WTI和布伦特原油便宜30%左右。比如2004年布伦特原油价格突破40美元时,迪拜原油只卖27美元;不过仅两年全球油价疯涨以来,高硫与低硫原油之间的价差最小曾缩至5美元;纽约WTI油价破70美元时,迪拜原油也超过了60美元。
    此外,在远东市场还有两种定价方式:马来西亚轻质原油塔皮斯(TAPIS)。它是在东南亚代表轻质原油价格的典型原油,东南亚轻质原油大部分以它为基准油作价。其主要交易方式是与其他标准油的价差交易。印度尼西亚官方价(ICP,其中包括米纳斯油)。以这种方式作价的主要有印尼原油以及远东地区部分国家的部分原油,如越南的白虎、中国的大庆等。
    因为低硫原油的炼制成本和技术要求较低,产出成品油比率较高且炼油装置运行更平稳,目前全球约800家炼油厂中,包括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几大炼油厂在内,80%以上只能加工低硫原油。
    中国所产原油的作价机制,迟至1998年才开始与国际市场接轨。不过,我们既不以WTI或布伦特原油为参照,也不以迪拜原油价格为基准。比如大庆、胜利等多数油田所产原油,定价时是参照印度尼西亚原油的官方价(ICP);少部分中国产的轻质原油,则与马来西亚轻质原油TAPIS的价格联动。